欧冠

农民工乘坐公交被多收钱市民自发联合为其维

2019-07-14 01:46: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农民工乘坐公交被多收钱 市民自发联合为其维权

贵州遵义市民陈晓晨没想到,自己的心会和4位素不相识的农民工连在一起。  12月6日晚,陈晓晨发现一位名叫“真心寻缘”的友在微博上发布了一条信息:“史上最贵的公交车费。12月5日晚19时04分,我乘坐10路车,亲眼见史上最贵的公交车费,4个人30元车费,其中还有50多岁的一位妇女,带一小孩,其他3人拿行李出门打工,总共重量不到成人的重量,驾驶员、监票员非要30元才能上车。别人是在赶火车。”  微博显示,这条信息发布于20时47分,来自微博版。从这条微博,陈晓晨猜测,“可能有人坐公交车被敲诈了。”  很快,20时53分,“真心寻缘”又发了一条微博,写到“没办法,只好投币30元上车,全车人愤怒了,马上投诉,现在也没回复结果。这车是遵义公交公司10路车,忠庄—九节潍,车号11004,请朋友们关注。”  为了确认真伪,陈晓晨通过留言联系上了这两条微博的发布者遵义市民王怀书。中,王怀书向陈晓晨确认,4名农民工在乘坐10路公交车时,因为携带了4件较大的行李,被收费30元。  按照遵义市公交车每个乘客每次乘车1元的标准,4名农民工为自己的4件行李额外支付了26元。“这是不是在欺负农民工?”陈晓晨说,通话后,感觉非常愤怒。  “代表友去追踪这个事”  21时49分,陈晓晨在自己的微博上发布了一条“求人肉史上最贵公交”的信息。  他写道:“史上最贵公交!遵义10路公交车再次欺负农民工,遭全车人愤恨!昨晚7点,4个农民工返乡赶火车,3个人有行李。监票员见其有行李,坚决不让上车,农民工苦苦哀求。监票员说:必须投30元。农民工赶火车没办法,投了30元上车。监票员遭到了全车人的愤恨。乘客拨打投诉未果,车号:11004,求人肉。”  该微博一发布,立即引起了遵义友的围观。陈晓晨记得,两个小时内有60多条同城友的回复。  “预料到会引起强烈的反响,因为遵义现在的公交车状况很糟糕。”陈晓晨说,几乎所有的回复都在声讨公交车驾驶员和监票员“太黑了”,对农民工的遭遇表示同情。  一位名叫“嘿-原来你也在这里”的友在陈晓晨的微博里反思说,“如果我当时在车上,我愿意站出来讲一句公道话吗?我想我不会,因为当今社会大家都秉着不要惹麻烦的精神。但是,今天我看见这条微博后,如果在我身边有这样的事发生,我会站出来。”  陈晓晨说,一条条真诚的留言,让自己决定做个“多管闲事”的人。  12月7日凌晨0时17分,他再次发微博写道,“现在心情难以平复。报料人好样的,实名举报该车,当车乘客全部谴责该公交车司乘人员并投诉。目前,有关部门并没有作出处理结果,明天本人代表友去追踪这个事!而我们的农民工兄弟,已经失望地离开遵义,踏上了返乡的列车。”  在这条微博的回复中,有实名认证的交警表示愿意帮忙,有遵义市的友表示要一同去追踪,更多的是对陈晓晨“代表友去追踪这个事”态度的支持。  “我们没有召集一群友同去,如果场面混乱,对解决事情没什么帮助。”12月7日上午11时,陈晓晨与两名遵义的媒体人来到遵义市公交公司,对事情真相进行追踪。  深度追踪逼近事情真相  在遵义市公交公司,陈晓晨和同伴看到了事发时的车载监控录像。  中国青年报注意到,监控画面和声音显示,19时02分48秒,驾驶员站在车厢内面对公交车门外的乘客问:“几个人?”  “4个人。”车下人回答。  “4个人吗?4个人拿30块钱。”说着,公交驾驶员抽了几口烟,顺手把烟头向车前门方向扔去。同时,司机催促到:“要走不?要走就快点走,快走快走。”  对话的过程中,公交车监票员一直坐在驾驶员身旁。  19时03分38秒,公交车驾驶员帮忙把一个中号行李箱提上公交车,与此同时,车厢内的乘客发出疑问:“怎么会收30元?”  “好吓人呀,怎么会拿30元,真的在抢钱哟。”乘客接连向监票员发出疑问,而驾驶员一直不停地把一个纸箱、一个大行李包和一个中号行李包整齐地码放在车厢内,监票员则不停地向乘客说着:“下面还有一大堆,你自己看嘛,好大一堆”。  监控录像同时显示,行李上车后,一个穿横条纹毛衣的人和一名妇女同时走上公交车。  在遵义市公交公司,陈晓晨还见到了当时的监票员梁晓越。梁晓越对媒体解释说:“乘客(交30元)是心甘情愿的,他们问了的士车要多少钱,再衡量公交车才坐的,从来不存在宰客。”  有人问梁晓越,这30元对你个人来说觉得太高了吗?  梁晓越说:“我觉得不高,(那些行李)打两个车都拉不走,前面的车都不拉他们。所以,不是我们的钱要得多,是他们东西多。”  梁晓越还表示,几位当事乘客投币时还是高高兴兴的,投了一张20元的,一张10元的。  追寻事情真相的不止陈晓晨和他的伙伴。  12月7日14时31分,微博遵义友“Tao_Fox”发微博说,自己在路上遇到了编号为11004的10路公交车,并上传了这辆公交车的照片。这条微博经陈晓晨转发后,再次引来友围观。  “Tao_Fox”说,自己准备提个超大号的包,然后穿套迷彩服坐这个公交车,“看看售票员是否要喊我投30元才肯拉我!”  在跟着这辆10路公交车40多分钟的时间里,“Tao_Fox”发了8条微博,“Tao_Fox”同时表示,自己会在周末拉大行李箱去乘坐公交车,看看会不会收高价,陈晓晨提醒他“淡定”。  维权行动是在推动进步  事实上,梁晓越的解释并没有让陈晓晨信服。  陈晓晨曾向公交公司的工作人员询问,有没有关于货物运输的标准或者乘客携带物品、行李收费的标准?  公交公司相关负责人解释称,目前遵义市没有出台相应的货物收费标准,通常情况下都是“议价”, “一般司乘人员说一个价格,乘客觉得合理就上车”。  “这一点肯定存在争议,带多少行李该花多少钱,起码有一个规范。”陈晓晨进一步说,司乘人员没有可参照的收费标准,乘客不接受他们开出的价码就被拒绝乘坐,这样的“议价”实际上是司乘人员随心所欲的“定价”。  陈晓晨、王怀书等参与维权的遵义市民认为,在没有明确收费标准的情况下,就不应该收取额外的费用,拿着大件行李的乘客有权与其他乘客花费同样多的钱乘坐公交车。  遵义市公交公司工作人员出示了重庆市、成都市的公交行李携带标准,说是作为参照。  “其他城市的标准拿来有什么用?”陈晓晨说,区域性的法规只在特定区域内生效,遵义市要么执行遵义市的规定,没有的话,就应该参照《贵州省城市公共交通管理条例》执行。  有遵义市民通过微博、论坛表示,自己会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带着大行李包上公交车进行测试,看看会不会有和那4个农民工同样的遭遇。他们希望,遵义市能尽快出台乘客乘坐公交车携带行李的标准,并明确超出标准部分的收费范围。  现在,陈晓晨和参与维权的市民都不知道那4个农民工去了什么地方,也不知道他们的名字,“维权行动是在推动进步,作为市民,我们应该推着社会朝公平正义的方向走。”陈晓晨说。  遵义市公交公司:当事公交车停运,司乘人员受处罚  中国青年报12月9日反复联系遵义市公交公司负责人,该公司办公室主任表示,公司董事长李建忠已经接受了遵义电视台的采访,现在工作繁忙,面对公众的回应,在遵义电视台的报道里都有。随后,这位办公室主任的一直处于无法接通状态。  找到遵义电视台12月10日晚节目《直播遵义》关于此事的报道,报道称,遵义市公交公司已经责令当事公交车停运,驾驶员、检票员已经接受处罚。  报道中,李建忠说,事发车辆属于遵义市公交公司一车场,公司研究决定,取消一车场2011年度先进集体评选资格;对一车场的线路场长、场长在全公司进行通报批评;对线路路队长、驾驶员分别处以100元罚款,对检票员处以50元罚款;驾驶员、检票员被要求进行学习。  李建忠表示,按照国家机动车行车安全技术标准,城市公共汽车及无轨道车是按每人不少于0.125平方米核定,因此,所有的城市公交车均不具备货载功能和货运功能。  李建忠还向遵义电视台出示了《贵州省城市公共交通管理条例》,称该《条例》第35条第1款规定,驾驶员、乘务员有权拒绝提供服务的范围包括:携带易燃、易爆、剧毒等危险品或者影响公共乘车环境物品乘车的。  李建忠进一步解释说,4名农民工在遭到前一辆公交车拒载和出租车拒载的情况下,强烈要求乘坐公交车,加之有急事需要赶往火车站,驾驶员和监票人员出于同情心允许他们上车,“这肯定是违反了安全管理规定。”  李建忠说,我们公司是企业,在政府没有一分钱补贴的情况下,员工要挣工资吃饭,在这种情况下,员工想到产值越高,对自己的效益就越高,劳动报酬也高。  “无论出于同情心、好心,还是想提高劳动报酬,都是违反公司管理规定的,所以给了那么重的处罚。”李建忠说,公交公司想借助媒体向4名乘客和遵义市民赔礼道歉,希望乘客来领回多收的26元车费。

实体店怎样做微商城
网络公司小程序开发
网络营销网络推广的区别是什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