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访谈索罗斯:纠正货币体系缺陷的时候到了

2019-10-09 18:28:5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2008年4月4日,彭博电视台Judy Woodruff(以下简称为J)对索罗斯总裁乔治·索罗斯(以下简称为S)先生进行了专访,以下为经过删节的采访记录:

J:在你的新书《新金融市场格局》中,你说“我们正在经历一场自1929年大衰退以来最严重的金融危机。”这场危机是否可以被避免呢?

S:我认为是可以的,但前提是要认识到我们现行体系的出发点是错误的。当前占主导地位的自由市场主义坚信市场具备自我调节能力。这个观点其实是不正确的。因为,每一次市场陷入困境时,都是政府机构出面才得以扭转。1980年以来,我们经历了5-6次危机,比如1982年的国际银行危机,1984年的Continental Illinois National Bank and Trust Company破产危机(曾为按存款量排名的美国第七大银行。险些因挤兑破产,FDIC紧急注资45亿美元后才渡过难关)以及1998年长期资本管理公司的挫败等。

这几次危机都是政府直接出手,或者出面组织公司共同行动才得以转危为安。监管机构因此积累了不少经验教训。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也促使了诸如市场可以自我平衡、背离市场的情况极少发生的观点被广泛接受,并成为各种神奇的投资工具滋生的温床。

今天市场上充斥着各种复杂的投资工具,比如信贷违约掉期(投资人可以将赌注押在借款公司违约上面)。这种基于信贷违约的赌注的总额已经高达45万亿美元。他们完全不受监管。而且市值已经超过美国政府市场市值的5倍以上。

J:为什么那么多聪明人都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呢?

S:在书中,我提出了一个普通的自反理论,也就是说错误的观点同样会对历史产生深远的影响。而且这种情况在历史上绝非特例。只不过身在其中,我们很难认识到什么是错的罢了。

J:你说如果有人认识到问题所在的话,这次的危机是可以避免的。那么谁应该做到这点呢?

S:政府部门、监管机构,也就是说联邦储备委员会和财政部,他们没有预料到事态的严重性。在2004年发表的讲话和2007年出版的书籍中,联储理事Edward Gramlich曾多次警告次贷危机即将到来。我想实际上应该有不少人看到了危机的来临。但出于某种原因,政府部门并不想看到这些。所以,当危机真正到来时,才会让所有的人大吃一惊。

J:你指的是联储主席伯南克,还是他的前任格林斯潘呢?

S:都是。不过,我并不想把责任简单地推到他们个人身上。毕竟他们掌管着一个庞大的机构。在研究市场变动后,经济学家提出了“随机运动”理论和“合理预期”理论。这些你在大学课本里都能学到。进入市场后,你会发现实际情况与书本里讲的根本不一样。于是你会想要把他们统统抛弃。可实际上,这些观点早已成为你思考问题的出发点了。

J:你觉得事情会有多糟?

S:我认为预测不应该是不考虑先决条件的预判。很大程度上,预测是建立在政府部门如何应对的基础之上。实际情况肯定比我们想象的要糟糕得多。金融市场已经遭到全面破坏。其深度和广度比以往我们经历的任何一次危机都更为严重。其中,最为严重的当属危机。房价升得太快太高,跌下来会更惨。

J:你说房产危机会变得更糟。你觉得政府会专门成立一个机构或信托公司买入房贷吗?

S:我敢肯定地说必须采取措施阻止这种下跌趋势,否则将会比我们想象的跌得更快更深。2月份,房价较上年跌了25%。这个数据验证了我对加速下跌的判断。那些因无力还贷被银行收回的房产大量进入市场。正常情况下,市场上每年的新房上市量是60万幢。目前,未清偿的次级房屋抵押贷款有6百万幢,其中40%在两年内将无力偿还。这一数字还不包括可调节利率房贷等其他类型的房贷。

可调节利率房贷将和次级贷一样给市场带来巨大的冲击。在未来几年内,可能将有500万幢房屋会面临无力还贷的风险。银行没收抵押品的程序一般要花费不少时间。现在大概有1-2万的这类房屋出现在市场上。随着时间的推移肯定会有更多。所以我觉得那些关于今年下半年经济好转的说法完全不可信。

J:那么这种情况还会持续多久呢?

S:我想完全取决于政府什么时候能认清现实。必须采取措施减少丧失抵押品赎回权情况的发生。必须想办法让贷款者保住他们的房产。必须阻止房价的继续下跌。同时,也必须防止人民受到伤害和社会发生动荡。因为一旦发生,将会非常非常严重。某些社会阶层已经受到了影响,而且情况会变得更糟。是该采取行动的时候了。当然,在现任总统的任期内,政府有任何作为的可能性不大。

J:你认为联储应当出面采取行动以避免更大的灾难发生。如果要这么做的话,联储会承担很大的风险吗?

S:不管要冒多大的风险,这都是他们分内的事,而且实际上不会那么严重。救市是联储的工作职责之一。正因为如此,他们也应该有义务抑制资产泡沫的发展。而后者并没有被写进他们职责范围。格林斯潘曾经说过市场已经呈现出一种“非理性的繁荣”状态。此言一出遭到了一片质疑之声。此后,他不再发表任何类似的言论。大家都认为联储应该抑制通货膨胀,而不是插手资产价格。因为资产泡沫出现得频率太高了,所以我认为资产价格调控也该成为联储的工作目标之一。

J:这样的话联储岂不是要承担更多的责任?

S:是的,他们将要做更多的工作。你该认识到控制货币并不能控制信贷。货币和信贷不是一回事。在货币学说无力挽回局面的情况下,面对无资产抵押的过度放贷,有必要提高借款条件,给这种行为降降温。

J:你是货币方面的专家,并被誉为上世纪九十年代打垮英格兰银行的人。你觉得美元的走势将会怎样?近来,美元一直在贬值。你认为中央银行应该出面阻止这种趋势吗?

S:我觉得任何银行和国家试图维护美元汇率的做法都是不可取的。在没有其他可取的办法的情况下,中央银行正在增加其他货币的持有量,但这些货币的币值是存在不稳定性的。拥有巨额贸易顺差的国家,如阿布扎比、中国、挪威和沙特阿拉伯等,纷纷建立了主权财富基金。这种由央行控制的国有投资基金其目的是将货币资产转换为有形资产。这就是当前的主流发展趋势之一。主权财富基金的数额一直在不断增加。目前,其规模已相当于全球对冲基金的总和。虽然他们不会像对冲基金那样采取激进的投资策略,但在未来的二十年内,他们的规模将会是对冲基金的5倍。

J:美元会跌到多少呢?

S:这个问题我没法回答。我只能判断走势,但没法告诉你确切的幅度。或许哪天,因为某件事的发生,美元走势将会反转也不可知。当然一旦经济稳定下来,美元的情况肯定会有所好转。

J:你在书中写道,“我们正在经历一个时代的结束。”度过这次的信贷危机后,美国还会是经济上的超级大国吗?

S: 当然。这绝对不是问题。我们正在步入一个拥有很大不确定性并且动荡的时期,币值的波动进而引发了日用品泡沫的出现。价格还没有涨到最高点。所以,谁也不知道最终我们会面对怎样的局面。由于经济格局的变化,全球金融体系也需要做相应的调整。

J:能否谈谈你写《新金融市场格局》的初衷吗?

S:研究人类的行为与研究自然科学是不一样的。人们对事物的理解往往存在瑕疵。这种瑕疵所导致的不确定性不会像自然规律那样客观存在。因此,我们无法像预测自然现象那样预测人类事务的发展方向。而且我们需要学会正视谁都可能犯错这一现实,当你知道可能会犯错误的时候,你会很难做出决定。我们必须学会接受我们可能会犯错。而且更为糟糕的是,我们现有的理论都存在着这样或那样的瑕疵。套用到货币上,也就是说没有一个货币体系是完美的。

因此我们需要承认我们的认识是有缺陷的,我们需要不断完善我们的认识。但反过来,我们也不应因为看到了一些理论的缺陷,就转而相信其对立面就是完全正确的。比如说,因为看到非市场经济的失败,转而坚信自由市场主义,认为市场能够自动解决所有问题。可实际上,市场也并不是全能的。在目前这样严峻的经济形势下,是该纠正我们的认识的时候了。

河北性病医院哪家好
资阳治疗白斑的医院
衡阳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河北性病医院排名
资阳治疗白癫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