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傲世无双 第426章 祸从天上来

2020-02-14 15:08: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傲世无双 第426章 祸从天上来

深吸一口气,雨少希沉声道:“司徒忌,在宫中擅自下令,扣押天潢贵胄,目尊卑,性质恶劣,剥夺文臣首辅之职,暂代文臣首辅职责,待后续人选敲定后移交权柄,降为白丁。”

“司徒笑风,擅自扣押红裳公主,口出恶言,犯大不敬之罪,罪大恶极,剥夺大内侍卫统领一职,杖责一百军棍,在家待命,不得继续担任任何官职。”看了一眼司徒笑风血迹斑斑的下体,雨少希摇了摇头接着说道:“一百军棍的刑罚,等痊愈之后再加以执行。”

“今日参与此事的大内侍卫,部流放到丁香城,加入对阵草原部落的前锋部队,召不得回京。”将所有人的惩罚吩咐完毕之后,雨少希只感觉心力交瘁,狠狠瞪了跪在地上的两个人一眼之后,轻声安慰着依然没消气的雨凝霜离开了。

几个大内侍卫被御林军给带下去了,司徒忌和司徒笑风失魂落魄的站了起来,看都没看边上的林羽一眼,行尸走肉一般的往回走。司徒笑风走了两步还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由司徒忌扶着一瘸一拐地离开了皇宫。

他们知道,这件事情找林羽没用,本来就不是林羽坑了他们。而是他们自己好死不死的冲撞了红裳公主,林羽顶多算是在边上添油加醋了一番,根本算不得什么。

而雨少希如此严苛的惩罚证明他对自己女儿的宠爱程度已经超出了一切,没直接把他们俩剁了,已经算是天恩浩荡了。

遭逢此变,两人完没有跟林羽斗嘴的心情,只想着离开皇宫回去司徒府,好好消化一下今天发生的事情。

林羽望着两人离开的背影,微微眯了眯眼睛。刚才雨少希在下旨的时候,他站在一边,并没有再多说什么话。

虽然他巴不得可以像雨凝霜说的那样,直接诛了司徒家的九族。但他也知道,雨少希好不容易将司徒家培养起来,肯定不会因为这件事就把他们部灭门,这对雨少希而言是一个大损失。

但他宠爱的女儿今天被司徒笑风扣押在地上如此羞辱,他也没办法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所以今天这已经是他能想到的严苛的惩罚。

林羽知道,原本自己近就权势熏天,让雨少希很是忌惮,如果在他后的旨意上再插嘴,说不定还会起到反作用。

刚才他一番声情并茂的表演,也算是获得了他想要的结果,雨少希做出这样的惩罚,他基本上还算是满意的。司徒笑风这下算是废了,司徒忌现在也处于悬崖的边缘,一个不小心就会跌落万丈深渊。

唯一让林羽感到疑惑的,是司徒老龟蛋看起来就像是完没事儿一样。按理说自己刚才踩得那么猛,一个正常人就算不死也得肋骨骨折啊!何况自己还动用了元力?可是自己下来之后,司徒忌一看那是红裳公主,居然直接就站起身来了!居然屁事儿都没有?

林羽不认为是自己的心法运转出了问题,如果问题不在自己身上,那么……望着司徒忌扶着司徒笑风渐渐消失在皇宫门口,林羽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

深夜,司徒府

司徒忌焦虑地在司徒笑风的房门前转来转去,看着房门不停打开,一盆盆清水送进去,又变成一盆盆的血水送出来。

司徒笑雨站在一旁都傻了,这是什么情况?早上大哥还很是正常的去当值,爷爷也是昂首挺胸的上早朝去了。怎么傍晚回来的时候,就变成爷爷扶着大哥,从门外一步一步挪进来的?而且两人都是一脸灰败的样子,大哥的下半身还血迹斑斑,看上去很是恐怖。

“吱呀”一声,房门又开了,司徒府的首席医师走了出来,眉头紧锁,面色很是沉重。

司徒忌一把抓住首席医师,嘶哑着嗓音说道:“怎么样了医师,笑风的情况还好吗?”

首席医师刚想开口回答,想了想后又停了下来,示意司徒忌往远处走了几步,司徒笑雨着急之下也跟了过来。

走到距离司徒笑风的房间足够远的距离之后,首席医师才停了下来。此时司徒忌已是焦急万分,一叠声问道:“怎么了?是不是笑风问题比较严重?能不能治愈?有没有生命危险?”

首席医师这才开口说道:“司徒老爷,笑风少爷的情况……比较复杂。他现在已经睡着了,下面的血也已经止住了,性命虞,但……”犹豫了一下之后,他看着司徒忌殷切的眼神,才继续说道:“但笑风少爷下面的……那个东西,只剩一个了。”

“什么?怎么会这样!”司徒笑雨在一旁惊呼道,大哥到底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居然连蛋蛋都被……而且还是丢了一个保了一个?

司徒忌的脸色很是难看,艰难地开口问道:“还有办法补救么?”

首席医师摇了摇头:“看笑风少爷的伤口,应该是被猛兽撕咬掉了那个……的缘故。如果当时可以抢下那个东西,然后再缝补上去,说不定还能复原,现在时间已经过了太久,而且那个东西也已经遗失,恐怕……”

“那么,是否影响他……传宗接代?”司徒忌闭了闭眼睛,问出了他关心的一个问题。

“这应该是不影响的。可能在行房的时候,时间上会有一定的影响,不过既然还有一半,那这方面功能还是有的,司徒老爷可以放心。”首席医师恭敬地回答道。

“好了,我知道了,你下去吧!没事不要跟司徒笑风谈论他的病情,如果他问起,就说没有任何影响就好了。”司徒忌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好几岁,疲惫地挥了挥手。

“是,在下告退!”首席医师点了点头,行了个礼退了下去。

看着司徒笑雨在一旁目瞪口呆的表情,司徒忌只觉胸口闷得仿佛要炸裂一般,这都特么是什么事儿啊?简直就是祸从天上来,自己只是想罚一个小厮罢了,为什么后会落到这样的地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