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万界争雄 第四百四十二章 出院

2020-02-14 11:45: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万界争雄 第四百四十二章 出院

“爸......”

“砰!”

问天刚开口,还没来得及说话,门就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一个中年人傲气凛然地走了进来,吼道:“是谁敢打我老婆,赶紧滚过来。请大家看最全!”

他目光扫过问天三人,尽是不屑,心下也很疑惑,怎么也不相信就眼前的三个穷鬼,怎么可能敢打自己老婆?

回头,他目光看向身后自己的儿子,好像在疑惑,是不是走错病房了。

“爸,就是他,就是他打了我和妈的。”少年指着问天,一脸恶毒的道,他便是之前问天在走廊上教训的仵伟祺。

“他?”得到答案,中年人脸色一沉,狠声道:“好猖狂的小子,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打人;来人,将他给我抓起来。”

他的话音刚落,身后便蹿出三人,身穿警服,手拿手铐,一脸阴笑的朝着问天走来。

“住手!”

就在这一刻,一声大喝自外面传来,门后围观的人群让出一条道,一个中年男子跨步走来,身后还跟着几个护士和医生,其中便有之前的护士少女。

“真是稀客啊,什么风把你仵县长给吹来了?”中年男子语气不咸不淡,似乎并没有将仵伟祺的父亲仵景山放在眼中。

不过想想也就释然了,仁协医院虽然算不上大医院,在东区却也不小,他作为医院的院长,地位比起仵伟祺的父亲也丝毫不弱。

“冯院长,你来得正好,你们医院有人打我老婆,这事你应该给我一个交代吧。”此刻仵景山心中恨不得将冯锡暴打一顿,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

不过占着理的他也不怕冯锡敢阻止自己抓人。

“这事我已经了解过了,是你儿子和老婆先无理取闹,怪不得别人!”

他的话音刚落,仵伟祺的母亲便跳了出来,吼道:“姓冯的,你算什么东西,我们来你医院看病,不但不给病房,现在却要怪罪到我们头上来了?你也不撒泡尿照照,算哪根葱。”

听到的这话,仵景山暗道一声糟了,暗地里把自己这个黄脸婆骂了一个遍,也不想想人家冯锡的地位和你老公相比,非但不弱,而且关系比自己还广。

人生在世,谁不会生病?作为东区的一所不小的医院,冯锡的关系自然广泛,和各种官员,商户都有来往,真得罪了他,只怕以后有什么疾病,想来这里是不可能了。

果然,听到仵伟祺母亲的吼骂,冯锡脸色瞬间沉了下来,坐上院长这个位置那么久,这还是头一次有人敢指着自己大骂,以至于他都有点以为是幻觉了。

“好,好,好,真是好得很

!”冯锡怒极反笑:“仵太太真的好大的官威啊,冯某人自认不如,得罪不起。”

说道最后,他都是一字一句突出,可想而知有多气愤。

“冯院长,你消消气,何必和一个妇道人家过不去?”仵景山反手就给自己老婆一耳光,吼道:“还不给冯院长道歉。”

他现在恨不得将自己老婆暴打一顿,真是一点也看不清眼前的形势,开口就得罪了一个自己都礼让三分的院长。

“你居然敢打我?”仵伟祺的母亲一脸难以置信,随即便吼道:“姓仵的,没想到你居然为了一个什么破院长打我,难道你忘了,若是没有我胡艳,你能有几天的地位?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

也不顾冯景山那越来越阴沉的脸色,胡艳仍然自顾自的大骂,形象十足的泼妇。

“够了!”

仵景山怒吼一声,使得胡艳的骂声戛然而止,有些愣愣出神,甚至眼底还逐渐浮现一丝恨意,她没想到平时窝囊的丈夫居然在这一刻如此霸道,不但吼自己,还打自己。

想到着一些都是因为问天所谓,她怨恨的目光不由得转向问天一家。

“冯院长,我代表我老婆想你道歉,若是不介意,晚上我做东,我们喝一杯如何?”虽然愤怒,但仵景山也不好当众发怒,毕竟能当上县长,胡艳的娘家也帮了不小的忙。

“冯某人不敢麻烦仵县长,至于之前的事,你出去了解下就知道,想抓人,我冯某人第一个不答应!”原本不大想管这事的冯锡,现在却不得不和仵景山对上,若是当着自己医院这么多人示弱,以后可能连头都抬不起来。

冯锡的话没有出乎仵景山的预料,毕竟自己老婆当众辱骂他,能甘心让自己抓人才是怪事。

“那就打扰冯院长了,咋们后会有期!”冷冷的放下一句话,仵景山便挥手收队,带着一肚子的火离开了医院。

这事的发展也出乎在场所有人的预料,原本以为问天一家可能都会被抓,却没想到因为胡艳的辱骂,使得事情发展到这一步。

“冯院长,给您添麻烦了!”肖慧娟上,一脸歉意的说道。

“不碍事,是我们医院管理不顺,让你见笑了。”

冯锡勉强挤出一丝笑容,知道这事也怨不得问天一家,别人本来就是花钱来住院,而仵伟祺一家却来无理取闹,从理来说,问天一家还是受害者。

“冯院长,不知我爸现在可以办理出院手续了吗?”

问天的声音传来,让冯锡一阵惊讶,打量着这个白发少年,那一身古装一副让他以为问天是哪个演员明星,只是心下有些奇怪,问敬军在这里住了三年多,为何之前从未见到问天前来看望?

不过他虽然好奇,却也没有多问,“你父亲现在的情况不容乐观,若是离开医院,只怕会有生命危险,他这几年都是靠着药物维持生机,你确认要让他出院吗?”

“天儿......”

肖慧娟刚开口,就被问天阻止,给她一个放心的眼神:“这我知道,我想将我父亲转到国外接受治疗。”

为了顺利办理手续,问天也只好撒了一个谎,对于国外的医术,自然好比国内好上很多,所以他的话,也没有让冯锡怀疑,以为是问天当演员赚到钱了,接自己父亲去更好的医院,他也能理解。

因为有冯锡的介入,手续很顺利就办完了,问天背着问敬军,带着肖慧娟,朝着附近一家酒店而去。

一个白发少年背着一个七旬老者,带着一个老妇女,这一幕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但众人都是指指议论,并没有上来搭讪。

......

“仵少,您交代的事办好了,那小子背着他那老不死的老爹朝着‘汇源酒店’而去了。”人群中一个少年对着不断报告着问天的踪迹,随着人流远远尾随在问天三人身后。

......

问天背着问敬军刚踏进“汇源酒店”,便引来一阵奇怪的目光,众人都看着这个带着两个老人的白发少年,英俊的面容让无数少女一阵花痴。

“麻烦给我开间房!”问天目光看向前台的接待少女,平静的说道。

“啊?哦!!”

少女此刻才回过神来,吃惊问天的形象,同时心里也疑惑,这么帅气的‘明星’为何之前没有再电视上见过?

“先生,麻烦你取出身份证!”少女面带微笑的说道,作为一家不小的酒店,基本素养她还是有的,并没有应为问天父母的形象而看不起问天三人。

“身份证?”问天一愣,在青霄大陆和修真界,哪里有什么身份证?实力就是一切,所以他早就忘了现代一切都得按照身份证来。

目光转向肖慧娟:“妈,用你的身份证吧。”

“天儿,这......”肖慧娟有些犹豫,毕竟从眼前这样的华丽的大厅来看,她知道这家酒店的档次不低,住在这里必然要一笔很大的开销。

“没事,交给我就行!”似乎看出她的犹豫,问天再次安慰道,接过她手中的身份证交给接待员,说道:“我们不清楚能在这里住几天,价钱我也不问了,到时候一起结算,这样行吗?”

闻言,接待少女微笑着点头,似乎被问天脸上阳光的微笑感染,所以她并没有怀疑问天是否有钱付账,接过身份证,给问天三人开了一间房,递给问天一张磁卡,说道:“这是你的门禁卡,房间号是三三零六,上面有写着。”

问天点头,接过身份证和磁卡,便转上朝着楼上而去,留给众人一阵疑惑。

“那少年好帅哦,而且配上那套古装衣服,简直帅呆了!”一个少女一脸痴迷的说道。

惹来四周其他男的一顿嫉妒,羡慕;暗恨自己为何没有弄一套古装衣服穿穿,同时打定主意回去后想办法弄一套。

......

将问敬军放在床上,问天开口道:“爸,你先躺下,我出去买点吃的,再给你和妈买几件衣服。”

“去吧,路上小心点!”自从八年前听到自己儿子因车祸去世,如今在看到儿子回来,他们那焦虑的心也平静了不少。

离开酒店,问天随便找了一个无人的地方,心念一动,身上那件皇器级别的古装衣服瞬间化作一套蓝色的休闲服,随后又在自己身上施展了一个小小的幻阵,将英俊的外表和长发掩盖,在普通人眼里,他看起来除了头发是雪白色之外,和别人也没有太大的区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