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揭秘武则天和薛怀义的爱恨情仇薛怀义为何被

2020-02-14 04:55: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揭秘武则天和薛怀义的爱恨情仇:薛怀义为何被杀

公元6 8 5年阴历正月,6 1岁的武则天改元垂拱,取“垂衣拱手,无为而治”之义。说白了,她是想放松一下高度绷紧的神经。

在过去的一年里,武则天经历了太多惊心动魄的事件:先是发动政变,废黜中宗李显,同时拥立睿宗李旦,旋即将其软禁;接着又诛杀宰相裴炎,并对满朝文武实施了一场政治清洗;最后又发动三十万大军平定了徐敬业叛乱……做完这一切,武则天觉得自己真的需要好好放松一下。更何况,在对女皇之位发起最后的冲刺之前,她肯定也需要养精蓄锐,储备足够的能量。然而,刚刚稍一放松,武则天就产生了某种烦恼,某种难以启齿的烦恼。

高宗李治在整个后半生中天天与病魔厮斗,自然难以尽到丈夫的义务。一方面自己需求旺盛,另一方面合法丈夫又是个中看不中用的摆设,武则天的郁闷可想而知。尽管这几十年里纷繁复杂的政治斗争转移了武则天的大量精力,但这并不等于说她的这种私密需求会自动从生命中消失。

所以,武则天在帝国的庙堂上征服所有峨冠博带的男人之后,自然就会产生另一种冲动—在一些别样的场合征服一些别样的男人。比如在她那空旷寂寞的寝殿里,在她那镏金镶玉的床笫之上,武则天需要另一种男人让她享受另一种征服的快感。

这种男人就叫面首。

而中国历史上最牛的面首薛怀义,就在这时候走进了武则天空旷寂寞的寝殿……

从小货郎到武则天首席男宠

在成为史上最牛的面首之前,薛怀义不叫薛怀义,而叫冯小宝。小宝最初的职业是在洛阳的街头打拳头卖膏药,挣几把铜钱聊以糊口,其境遇仅仅强于乞丐。

最先慧眼识“英雄”的女人是千金公主府上的一个侍女。某日从热闹的坊间经过,这个目光如炬的侍女一眼就瞥见了小宝那裸露在阳光下的黝黑强健的肌肉。这惊鸿一瞥不禁让这个侍女芳心荡漾,于是偷偷把小宝带进公主府邸。但是纸包不住火,终于有一天,年逾七旬的千金公主带着冲天的怒气一脚踹开了侍女的房门。

尽管眼前的一幕龌龊不堪,可公主的目光还是被小宝的身躯牢牢吸引了,以至于满腔怒火瞬间化为乌有。

于是这场捉奸行动就有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结局。千金公主毅然“没收”了侍女的玩伴,如获至宝。本欲从此秘不示人、独自享用,可转念一想,太后威权日盛一日,却只能夜夜独守空房,不如将小宝慷慨转赠,以博取太后欢心。

于是,本着“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无私精神,千金公主悄悄把冯小宝领进了太后的寝殿。对于这份暗中渴望已久的特殊礼物,武则天自然是欢喜笑纳了。

至此,洛阳街头卖艺为生的冯小宝,摇身一变就成了太后的枕边新欢。当然,突如其来的巨大荣宠一开始还是把冯小宝撞击得头晕目眩、无所适从,不过他很快就适应了角色,毕竟前面的两度艳遇已经壮了他的胆子。

武则天意识到小宝对她已经不可或缺,所以决定对他进行包装,以便长期留在身边。她让小宝出家为僧,取名怀义,并让他当上了千古名刹白马寺的住持。小宝从此自由出入宫禁,美其名曰在宫内道场诵经念佛,实则天天与太后切磋“阴阳之道”。此外,鉴于小宝出身卑微,武则天就让他认太平公主的丈夫薛绍为族叔,改姓为薛。

骄横跋扈招人妒

从此,穷酸卑贱的冯小宝就变成了当朝第一大红人薛怀义。他私自剃度了一帮小流氓当和尚,每天骑着高头大马,前呼后拥着在洛阳城里呼啸来去。无论官民,见了他都要绕道走,躲避不及就被当街暴打,打不死算走运,打死了活该。满朝文武和名流政要,见到薛怀义都要尊称“薛师”,并且匍匐礼拜,就连当红外戚武承嗣和武三思兄弟,也要对他执僮仆礼,为其牵马执辔,极尽阿谀谄媚之能事。

薛怀义把洛阳城闹得鸡飞狗跳,老百姓深受其害,各级官府又没人敢管,右台御史冯思勖实在看不过眼,多次将薛怀义的手下逮捕法办。薛怀义恨之入骨,就找了个机会把冯思勖堵在下班回家的路上,命手下大打出手,直到把冯思勖打得奄奄一息才扬长而去。

但是,也不见得所有人都治不了这个骄横跋扈的面首。有一次,薛怀义就狠狠地挨了一训。

那天薛怀义带着喽啰大摇大摆地进宫,刚好在宫门口碰见宰相苏良嗣。唐代的宰相历来地位尊崇,号称“礼绝百僚”,自然不会给这个凭借床上功夫而耀武扬威的男宠让路;而薛怀义骄横惯了,也没把宰相苏良嗣放在眼里。于是两队人马互不相让,就在宫门口僵持着。苏良嗣勃然大怒,心想这该死的男宠简直欠抽,随即命手下把薛怀义抓过来,当场噼噼啪啪给了他几十记耳光。薛怀义的喽啰一见宰相发威,又见对方人多势众,都不敢轻举妄动,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的老大被抽。

薛怀义自从入宫以来,何曾受过此等羞辱?

他又急又恼,当即捂着火辣辣的脸颊跑到武则天面前哭诉,口口声声要太后为他做主。武则天充满爱怜地抚了抚薛怀义的脸颊,然后慢慢收回了手,淡淡地说了一句:“怀义你也不要太张扬了,以后进出都走北门吧,南门是百官和宰相出入的地方,你何苦去招惹他们?”

薛怀义一脸愕然地看着武则天,既懊恼又沮丧,好长时间没有回过味儿来。

挫折往往能使人更快成长。也许正是苏良嗣的几十个耳光打醒了这个浅薄无知的男宠,所以薛怀义才会化悲愤为动力,在未来的日子里轰轰烈烈地干了几件名留青史的事情。

修建万象神宫

从垂拱四年开始,武则天就以雷霆万钧之势拉开了武周革命的序幕。

作为改朝换代的重要标志,这一年岁末,一座中国历史上气魄最为宏伟、造型最为独特的政治建筑在洛阳的正中心落成。

这座建筑称为明堂,是天子祭祀上天、宣明政教的处所,也是历代皇帝顺应天命、统治万民的权威标志,在古代中国的政治生活中历来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是名副其实的“上层建筑”。因此,历代天子都把明堂的建造视为一项激动人心的伟业,甚至比封禅泰山更让他们心驰神往。仅就隋唐两朝而言,隋文帝、隋炀帝、唐太宗、唐高宗都曾有过建造明堂的动议,但最终都因各种原因未能如愿。

而今,一座属于武则天的明堂终于巍然耸立在天地之间!

武则天为它取名“万象神宫”。

万象神宫高2 94尺,用今天的标准换算,差不多9 0米,是北京故宫太和殿的两倍,相当于今天的2 5 层楼那么高。整座建筑分为三层:下层为方形,象征四季;中层象征十二时辰,层顶四周雕饰着九条金龙,共同托起一个圆盖;圆盖之上,就是明堂的最上层,象征二十四节气,上覆圆形宝顶,宝顶上赫然耸立着一只高达一丈的铁凤凰。凤凰周身涂满黄金,傲然屹立于明堂之巅,高耸入云,展翅欲飞。在蔚蓝的苍穹和灿烂的阳光下,九条金龙众星捧月地托着这只耸壑凌霄的金凤凰,其惊世骇俗、离经叛道的政治姿态足以让天下臣民瞠目结舌,亦足以让海内宿儒气极吐血!

这就是武则天推倒万世、“自我作古”的傲然气概!她抛弃了自古明堂“茅宇土阶”的简陋形制,冲破了儒家文化男尊女卑的思想藩篱,在男权至上的古代中国毅然创造了一个完全属于女人的政治图腾!

为了庆祝万象神宫的落成,同时为了向天下人展示自己的盛德大业,武则天就在这座崭新的殿堂中大宴群臣,并特许普通百姓入内参观。与万象神宫同时落成的,还有坐落于北面的“天堂”,堂中供奉一尊巨型佛像。据说这座宗教圣殿的规模比明堂更加雄伟,殿高五层,站在第三层就可以俯视明堂。

而主持修建这两项空前绝后的历史性工程的人,就是薛怀义。

他因此功劳,被武则天拜为左威卫大将军,封梁国公。

助武登基

载初元年(6 8 9年),武则天为了打造女主天下的政治舆论,就授意薛怀义在佛经中为她寻找理论依据。薛怀义当仁不让,立即组织和尚法明等人,一头扑进经藏之中,苦苦寻找佛经中有关女主天下的记载,终于沙里淘金地找到了他们需要的经典。随后,薛怀义等人又在旧译本的基础上杂糅新说、附会己意,炮制出了武周王朝的佛教圣典—四卷本的《大云经》及其注疏。薛怀义等人在经疏中盛言,神皇武则天乃“弥勒下生,作阎浮提主”。

《大云经疏》一出炉,武则天就迫不及待地颁行天下,命各州都要建一座大云寺,各寺收藏一部《大云经疏》,并且号召各地的高僧大德升座讲解,务求让天下臣民深刻领会《大云经疏》的精神。

一时间,东起渤海,西至葱岭,南抵交趾,北至大漠,一座座大云寺拔地而起,一场场贯彻朝廷精神的讲经法会如火如荼地展开,《大云经疏》成了人人必读的“红宝书”,女主天下的政治舆论被一步步推向了高潮……

永昌元年(6 8 9年),亦即武则天称帝的前一年,东突厥的骨咄禄可汗纵兵入寇,薛怀义又以左威卫大将军的身份出任新平道行军大总管,率军二十万北上抗击突厥。也是他运气好,一路上没遇到突厥主力,只碰上了一些散兵游勇,薛怀义不费吹灰之力就荡平了东突厥的小股部队,而后一路进至单于台,在那里勒石记功,随后班师凯旋。

得胜还朝时,薛怀义别提有多风光了。武则天不但笑容满面地为他接风洗尘、设宴庆功,而且加封他为辅国大将军、柱国,赐帛二千段。天授元年(6 9 0年),武则天正式登基,又进封他为右卫大将军,赐爵鄂国公,可谓权倾一时、荣宠备至。

延载元年(6 9 4年),东突厥骨咄禄之弟默啜即位为可汗,再度纵兵入寇。薛怀义又受命出任朔方道行军大总管,两位当朝宰相李昭德、苏味道分任他的长史和司马,麾下有契苾明、曹仁师、沙叱忠义等1 8 位赫赫有名的将领,摆出了一个异常强大的北征阵容,足见当时薛怀义在军队中的地位之高。此外,宰相李昭德虽说是朝中出了名的硬骨头,就连武承嗣和来俊臣都要怕他三分,可就因为和薛怀义议事之时拂逆其意,就被薛怀义狠狠地抽了一顿鞭子,李昭德也只好惶惧请罪,不敢有半句怨言。

所有这一切,无不让薛怀义的自信心极度爆棚。

可就在大军出征前夕,前方忽然传回战报,说突厥军队已经撤回漠南了。

北征就此取消。但是薛怀义却颇有一种不战而胜的自豪。因为在他看来,突厥人肯定是慑于他的威名,所以没等他出征就吓得屁滚尿流、逃之夭夭了。

不管薛怀义的这种想法仅仅是自恋,还是事实,总之到了这一年,薛怀义不仅企及了他个人事业的巅峰,而且俨然已是武周王朝屈指可数的栋梁之一(起码他本人是这样认为的)。

由于薛怀义自认为已经成功实现了职业转型,他对于“面首”这份工作自然就不放在眼里了,其敬业精神大打折扣。他大多数时候都待在白马寺里,不再像从前那样动不动就往宫里跑,更不会成天在街上横冲直撞、打架斗殴了。

武则天的愤怒

人都是会成长的。

薛怀义现在就感觉自己比以前成熟多了。就算武皇派人来请他进宫,他也是爱理不理。碰上心情好的时候就去对付一下,心情不好的话当即一口回绝。

眼看薛怀义不断自我膨胀,架子越摆越大,武则天终于愤怒了。

莫非天下就你一个男人不成?!老娘现在已经贵为天子,正打算广召“后宫佳丽”呢,你不来拉倒!老娘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

随后就有另一个男人迅速补上了薛怀义留下的空缺他就是御医沈南璆。正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这个玉树临风的年轻人利用为武皇调理身体的机会,调着调着就往床上去了。而年近七旬的武则天在这位御医的悉心“调理”之下,身体果然健朗如初,皮肤也依然像以前那样细腻红润。据说在天授三年秋天,她居然“齿落更生”,重新长出了一口洁白如玉的新牙。武则天特意为此亲御则天门,大赦天下,改元“长寿”。

史上最牛的面首开始失势了。原来一直看薛怀义不顺眼的朝臣马上行动起来,摩拳擦掌地准备收拾他。侍御史周矩向武皇奏称:“薛怀义私自剃度了一千多个小流氓为僧,恐有奸谋!”武则天本来就想杀一杀这小子的嚣张气焰,于是马上命薛怀义前往御史台接受聆讯。

周矩前脚刚回御史台,薛怀义后脚就骑着一匹高头大马来了。可周矩万万没有料到,这小子根本不是来过堂,而是来的。他骑着马径直闯到堂前阶下,然后下马大步跨进堂中,一下子躺倒在御史台长官的床榻上,四仰八叉,袒胸露背,还用一种挑衅的目光直视周矩。

周矩气得七窍生烟,立刻下令左右把他拿下。

薛怀义一看周矩也不是软蛋,好汉不吃眼前亏,赶紧起身,骑上马扬长而去。周矩无奈,只好如实向武皇回禀。武则天冷笑了两声,说:“这和尚疯了,你也不用审他,直接把他剃度的那些小流氓处理掉吧。”

随后,周矩便奉命把这一千多个野和尚全部流放边地,本人也因之升迁为天官(吏部)员外郎。

这回薛怀义终于清醒了,他意识到自己已经失去了武皇的宠爱。

失宠

为了挽回昔日的荣宠,薛怀义决定在证圣元年(6 9 5年)正月十五这天,也就是元宵佳节的晚上,好好地为武皇操办一场别出心裁的庆典活动,借此表明他对武皇的情衷。

薛怀义说干就干,立刻挽起袖子,带上一帮人进宫,在明堂前的空地上挖了一个五丈深的大坑,埋入一尊大型佛像,然后又在大坑上方用彩缎搭起了一座姹紫嫣红、美轮美奂的“宫殿”。元宵节晚上,当武皇在文武百官的陪同下莅临庆典现场时,薛怀义一声令下,早已做好准备的壮汉们一起拉动裹着彩缎的粗绳,于是坑中的大佛冉冉升起,一直升至上方的宫殿中,场面既神奇又壮观。薛怀义当即高声宣布,说这是佛像“自地涌出”的祥瑞。

原以为如此奇观一定可以博得武皇的欢心和赞赏,可让薛怀义大失所望的是,武皇只是面无表情地看了一会儿,然后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薛怀义挖空心思才想出这个创意,并且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付诸实施,没想到居然换不来武皇的一句勉励和一丝笑容。薛怀义整整沮丧了一个晚上。不过第二天他就告诉自己—一定是自己的诚意还不够,所以决不能气馁,应该再努力一把!

正月十七日这天,薛怀义让手下人买了好几只牛,然后杀牛取血,用牛血亲手绘制了一幅高达二百尺的巨大佛像,将其悬挂在天津桥南,同时大设斋宴,让洛阳城中的和尚尼姑以及官绅百姓全都来瞻仰他的旷世杰作,最后又派人去禀报武皇,声称这是他割破膝盖,用自己的血一笔一笔画成的。

这天的天津桥南,万头攒动,冠盖如云。但令人遗憾的是,所有人都来了,唯独薛怀义最渴望的那个人迟迟不来。

可怜的薛怀义从上午等到黄昏,一直等到夕阳西下,众人皆散,还是不见伊人的身影。薛怀义绝望了。

暮色徐徐落下,空旷寂静的天津桥上,冷冷的夜风吹动着薛怀义宽大的僧袍,让他看上去就像一只忘记了归巢的倦鸟。薛怀义抬头仰望那幅在风中不停摇摆的佛像,仿佛看见大佛的嘴角正悬挂着一丝冷冷的讪笑。

一股可怕的怒火突然从薛怀义的丹田烧了起来,然后一下子蹿上了他的头顶。薛怀义飞身上马,向着宫中狂奔而去……

薛怀义火烧明堂

那场令武则天终身难忘的大火就是在这天夜里燃烧起来的。

据守卫宫门的禁军士兵事后回忆说,那天傍晚薛怀义像疯了一样闯进了宫门,然后骑着快马朝明堂方向飞驰而去。由于他身份特殊,没人敢加以阻拦。没过多久,明堂方向的夜空就变得一片通红了。禁军们赶过去的时候,供奉巨佛的天堂已经全部着火了,一根根巨大的圆木喷吐着火舌从空中纷纷坠落,很快就把前面的明堂也点着了。赶到现场的人们都只能目瞪口呆地远远站着,根本不敢上去扑救,因为上去也只能白白送死。

那天夜里,武则天在睡梦中被嘈杂的人声惊醒,醒来后她第一眼就看见了亮如白昼的夜空。当判断出失火的方向正是万象神宫时,武则天顿时感到了一阵晕眩。她不顾左右的劝阻亲自前往失火现场,当时的惨况马上就让她惊呆了。

天堂和明堂就像两只仰天而立的巨大火把,疯狂地向四周和上空喷发着炽热的火焰。就算是距离那么远,武则天依然感到手上和脸上的皮肤被炙烤得火热生疼。

这是她一生中见过的最大的一场火,而且很久以后依旧在她的记忆中灼灼燃烧。武则天记得明堂之巅的那只金凤凰一直在大火中苦苦挣扎,先是翅膀折断,然后身子一歪,最后就从空中一头栽下。再后来天堂和万象神宫就一前一后地轰然崩塌了……直到事情过去了好几年,女皇武则天才对她最宠信的助手上官婉儿说,那天夜里她在冲天的火光中清晰地看见了一张面目狰狞的脸。

那是薛怀义的脸。

次日凌晨武则天第二次来到火灾现场,看见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两座建筑已经不复存在,昔日的神圣和庄严已然化为一地的瓦砾和灰烬。焦黑的残垣断壁上白烟袅袅,偶尔有一两根悬空的断木啪嗒一声掉在地上,武则天的心就会不由自主地猛然收紧,仿佛被某种锐器狠狠地扎了一下……

那天转身离开的时候,武则天默默地对自己说:重建,我要马上重建。

上天赐予我的东西,没有任何人可以夺走!

听说明堂和天堂的重建工作仍旧由薛怀义负责时,很多朝臣都感到极为诧异。因为有不少迹象表明,这把火就是薛怀义放的。但是武皇却对此讳莫如深,矢口不提追查纵火犯的事。人们都觉得武皇的表现很是蹊跷,唯一的解释只能是—天下第一面首薛怀义很可能又要重新得势了。

薛怀义自己当然也是这么认为的。尽管刚刚得知武皇把重建的任务交给他时,薛怀义也稍微诧异了一下,但是他马上就回过神来了。

他相信,武皇心里面最重要的人还是他。他相信这把火已经烧尽了笼罩在头上的层层阴霾,同时烧出了他曾经拥有的那片朗朗乾坤。

烧对了,这把火真是烧对了!

薛怀义随即精神饱满地投入到了明堂和天堂的重建工作中。在尘土飞扬的施工现场,薛怀义满怀着对未来的憧憬。他知道,随着新的明堂和天堂从他的手中拔地而起,原本属于他的一切就会恢复如初,仿佛那场可怕的大火从来不曾燃烧过一样。

或者说,那只是一场噩梦。梦醒后,天堂还是从前的天堂,万象神宫还是从前的万象神宫,薛怀义也还是从前那个威风八面的薛怀义。

然而,总有一些是不一样的。

到底是哪里不一样呢?

薛怀义苦思冥想,后来终于想起来了。新明堂动工的几天后,武皇曾亲临工地视察。那天薛怀义一直想找机会和武皇说话,可她总是有意无意地避开了。一直到临走之前,武皇才漫不经心地回过头来,深长地看了薛怀义一眼,然后一句话也没说就走了。

当时薛怀义没有及时读懂那一眼的意思。后来薛怀义终于明白了—那眼睛里满满的全是杀机!

一想到这一点,薛怀义顿时眼前一黑,感觉整个人都要瘫倒了。

但愿自己搞错了,但愿那不是杀机……

杀心渐生

可是,薛怀义没搞错,那正是杀机!

让他负责重建工作,仅仅是武则天的缓兵之计。

她需要时间来考虑怎么处置这个为爱而狂的男人。

武则天其实并不反对男人因爱成狂,尤其是为她而狂。因为男人的醋意有时候就像一味不可或缺的调味料,会让她的私生活更加丰富多彩、妙不可言。可让武则天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是,薛怀义竟然疯狂到这种程度—一把火烧掉了天堂和万象神宫!

那是她生命中最珍贵的事物,那是大周王朝最重要的标志性建筑,那是女皇武则天秉承天命统御万民的神圣图腾!

可它们就这样一夜之间化成了灰烬,武则天又怎么可能原谅薛怀义?

经过短短几天的思考和犹豫,武则天终于下定决心—除掉这个疯狂的男人。

为了防止薛怀义利用出入宫禁的特权又做出什么疯狂举动,武则天还特地找了一百多个身体健硕的宫女,组成了一支“女子特警队”,专门保护她的安全。

证圣元年二月初四。洛阳太初宫。瑶光殿。

瑶光殿坐落在湖心的一座小岛上,四面环水,景色宜人。当年薛怀义初入宫时,便时常与武则天在此幽会,共同度过了许多美妙而销魂的时光。

这一天清晨,天空干净湛蓝,阳光稍微有点刺眼。薛怀义策马奔驰在通往瑶光殿的长堤上,四周一片波光潋滟,柳绿花红。

时隔多年之后旧地重游,薛怀义不禁感慨万千。他相信,武皇之所以在此与他约会,显然是要旧梦重温、再续前缘了。想起自己竟然误读了武皇的眼神,薛怀义略感惭愧地笑了一下。

薛怀义很快就通过长堤,向大殿驰去。忽然,前面一棵大榕树下慢慢转出一个人来,站在那儿眯着眼看他。

薛怀义放慢了速度,又走近十几步,才看清那个人是建昌王武攸宁。

这小子一大早站在这儿干吗?薛怀义满腹狐疑……武皇如果要和自己幽会,怎么可能让这小子在场呢?

忽然间,薛怀义仿佛明白了什么,赶紧掉转马头。

可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武攸宁轻轻地挥了挥手,四周的树丛后迅速蹿出一群手持棍棒的黑衣大汉。薛怀义刚刚策马跑出几步,就被一棍打落马下,然后十几根棍棒就劈头盖脑地落了下来……

薛怀义遮挡了几下,也哀嚎了几声。可在雨点般密集的棍棒打击之下,所有的动作和声音很快就都止息了。他双目圆睁,七窍流血,死状极其可怖。武攸宁随后把尸体秘密运到了白马寺,并且遵照武皇的命令将其焚毁,然后把骨灰搅拌在泥土中,用这些泥土建起了一座佛塔。最后,朝廷又将薛怀义手下的一干侍者和僧徒全部流放边地,彻底肃清了他在白马寺的势力。薛怀义就这么死了。

曾经炙手可热的一代男宠就这样人间蒸发,连骨灰都没有留下。

从冯小宝入宫得势,到薛怀义被焚尸灭迹,其间相隔恰好十年。

如果人生可以从头来过,冯小宝还愿不愿意变成薛怀义?他还会不会心甘情愿地跟着千金公主迈上那辆驶往皇宫的马车,然后疯狂地恋上太后武氏的床,恋上所有他承载不起的荣华富贵?

也许这样的问题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就算没有冯小宝,也会有张小宝、陈小宝、李小宝……总之,在女皇武则天的历史大戏中,必然要有这样的一些角色,来演绎这样的一些人间悲欢与红尘颠倒。

薛怀义死后两年,两个比他更年轻、更貌美、更多才多艺,也更乖巧听话的男宠,就娉娉婷婷地来到了武皇的身边。

他们就是张易之、张昌宗兄弟。

当面若莲花的二张陪着古稀之年的女皇在太初宫中颠鸾倒凤、夜夜销魂的时候,白马寺的某一座佛塔下面已经长出了离离青草。

陪伴这几株青草的,只有南来北往的风,以及白马寺终年不绝的钟磬梵唱……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湘潭市湘鹤医院怎么样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施玉英
贵州哪个医生治白癜风好
肇庆看牛皮癣去哪个医院
陕西儿童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